bsaans

叫我蛋白好了(๑´ω`๑)

有断肢土。 @睡魔 (抱歉拖了这么久土下座)魔魔起的头:矢仓突然挣脱了幻术来袭击堍,在鬼鲛回来时看到已经被再次操控的矢仓和衣物变得破破烂烂却还是一脸淡定的堍,然后接上我不负责任的脑洞。结果画到一半觉得自己放飞得有点离谱了orz随便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背景是土刚出使完雪之国,明面上的谈判结盟暗地里的刺探暗杀都耗费了不少心神,回来路上还遭到了埋伏,虽然没有受很严重的伤但是在鬼鲛说什么都绝不让步的要求下闭关修整(其实鬼鲛来了招先斩后奏,自己去跟上层说三尾的封印突然不稳定四代水影这几天要专心平复查克拉不能处理事务,土连带也能放几天假,所以对外宣称人柱力状态不好外人不可随便接近)。

 

其实土这样问并不是不信任鬼鲛,他只是刚刚在非满血的状态下打赢了一个影级人柱力,心里有点可把我自己给牛逼坏了叉会腰的感觉,就想放飞自己皮一下,没想到鬼鲛竟然打了这么一个直球过来。

 

 

 

 

 

 

 

后续

 

“鬼鲛你看这是我新出台的禁止水之国鱼翅买卖的政策,你不要生气了我们和好吧。”

 

“……”(其实一早就消气了但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水影大人觉得很可爱所以想着再装久一点)


两个多月前鲁鲁修剧场版来我们这边上映,跟基友一起去看了之后感想一是机战在电影院的大屏幕上看就是爽,二是土啊你当时一个瞳术就做了雾隐的主人,简简单单地坐上了那么多前辈流汗流血才摸得到的那个位子,你就不能带着你的兵牵着你的尾兽征服一下世界顺便把世界改成你想要的模样吗?你就非要大家一起做梦吗??

 

还是水影堍。鲛带两个共犯一起搞事的脑洞。私设如山没得考据我也很绝望哇(私设链接,请先看看这个)。我这个脑子也只能想出来这点程度的计谋了但是我画得很开心。

 

其实也没多少CP要素,但是鬼鲛全篇都一副“整个雾隐上上下下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真相我就看着你们作死”的自豪脸,所以请让我继续安利鲛带tag。


 @睡魔 摸了个条漫送给魔魔Σ(ノ°▽°)ノ文章链接在这边:于那野花绽开的冰原上 1 走过路过的朋友,鲛带了解一下呗_(:△」∠)_


干柿鬼鲛曾经也问过这个名为“宇智波斑”的少年为何要集中精力在雾忍村,甚至不惜每天花了十多个小时独自钻研忍术历史和历代水影留下的手札,务求在操控枸橘矢仓时伪装得滴水不漏,能为了雾忍村而作出这样的行动的他到底在执着什么。

 

“嗯,大概是因为我憎恨这村子吧。恨不得把全部人都杀死以泄心头之恨。”

 

“那是我作为亡灵归来后唯一必须要做到的事。”

 

少年难得的露出微笑,然而望向天上月光的眼神却是空洞而寂寞的。


“好久不见,鬼鲛。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宇智波带土,以后请多指教。欢迎来到没有虚假的世界。”

 

棺木外青色皮肤,背后燃烧着火苗的人对他如此说道,并伸出了手。

 

 

 

月之眼成功,带土秽土转生了鬼鲛,两人成为漆黑的夜晚唯二的守夜人。在这样的世界里两个人都能没有任何隐瞒地敞开心扉成为好朋友吧。带土也能放下“宇智波斑”的伪装,以“宇智波带土”的身份重新面对鬼鲛。

 

土啊他可是答应了鬼鲛的,要给他一个容身之地,要带他去没有谎言的世界,可惜战前鬼鲛为了守住己方情报而死。晓里面谁心怀鬼胎谁认真做事,带土作为幕后人应该看得很清楚。我觉得他是那种会对“划进自己保护圈里的人”好的类型,而且是那种极端的你对我好我还你十倍的恩情其他人倒是怎样都无所谓。这是他骨子里偏执的温柔,哪怕是在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鸢时期也一样。所以他作为上司会好好地保护忠心的部下(单手档刀那里帅我一脸血,明明上一格还翘着右腿坐在桌子上),对鬼鲛的承诺也是真心的。对于唯一支持他忠于他的鬼鲛,带土作为回报履行他的承诺,于是便有了“新世界的神和他的使徒”这样的脑洞(哇好中二orz)。

 

 

 

P2土在用求道玉捏鲨鱼。对我就是这么无聊。

 

走过路过的朋友,鲛带了解一下?

“……”

 

“哦呀,竟然来得这么快。虽然原本也没指望他们能信守盟约,但是在国境线上动手,还真是沉不住气呢。水影大人请退后,杂鱼就由我来对付吧。”

 

“啊啊,交给你了。”

 

出使雪之国完毕,在回雾隐路上感知到雪之国暗部埋伏的两人。

 

 

 

十八年报社生涯,跟鬼鲛独处的时候可以说是土最能放下心中戒备的时候吧。“能把后背放心地交给这个人”的这种想法,对于一个隐藏真名和面容行走在世界暗处的人来说是多么奢侈。 

纵观火影鬼鲛可以说是带土最信任的人了。刚见面真面目就给你看,真实计划说给你听。十尾人柱力土在精神空间回头看身后的时候,我觉得鬼鲛是完全有资格站在那里的。作为唯一一个知道月之眼真相还一直追随带土的人,鬼鲛为了守护带土的情报而死,死的时候还想着两人共同的梦想,强大忠诚又温柔体贴,啊想嫁……

 

 

 

所以走过路过的朋友,鲛带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