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aans

叫我蛋白好了(๑´ω`๑)

有断肢土。 @睡魔 (抱歉拖了这么久土下座)魔魔起的头:矢仓突然挣脱了幻术来袭击堍,在鬼鲛回来时看到已经被再次操控的矢仓和衣物变得破破烂烂却还是一脸淡定的堍,然后接上我不负责任的脑洞。结果画到一半觉得自己放飞得有点离谱了orz随便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背景是土刚出使完雪之国,明面上的谈判结盟暗地里的刺探暗杀都耗费了不少心神,回来路上还遭到了埋伏,虽然没有受很严重的伤但是在鬼鲛说什么都绝不让步的要求下闭关修整(其实鬼鲛来了招先斩后奏,自己去跟上层说三尾的封印突然不稳定四代水影这几天要专心平复查克拉不能处理事务,土连带也能放几天假,所以对外宣称人柱力状态不好外人不可随便接近)。

 

其实土这样问并不是不信任鬼鲛,他只是刚刚在非满血的状态下打赢了一个影级人柱力,心里有点可把我自己给牛逼坏了叉会腰的感觉,就想放飞自己皮一下,没想到鬼鲛竟然打了这么一个直球过来。

 

 

 

 

 

 

 

后续

 

“鬼鲛你看这是我新出台的禁止水之国鱼翅买卖的政策,你不要生气了我们和好吧。”

 

“……”(其实一早就消气了但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水影大人觉得很可爱所以想着再装久一点)


两个多月前鲁鲁修剧场版来我们这边上映,跟基友一起去看了之后感想一是机战在电影院的大屏幕上看就是爽,二是土啊你当时一个瞳术就做了雾隐的主人,简简单单地坐上了那么多前辈流汗流血才摸得到的那个位子,你就不能带着你的兵牵着你的尾兽征服一下世界顺便把世界改成你想要的模样吗?你就非要大家一起做梦吗??

 

还是水影堍。鲛带两个共犯一起搞事的脑洞。私设如山没得考据我也很绝望哇(私设链接,请先看看这个)。我这个脑子也只能想出来这点程度的计谋了但是我画得很开心。

 

其实也没多少CP要素,但是鬼鲛全篇都一副“整个雾隐上上下下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真相我就看着你们作死”的自豪脸,所以请让我继续安利鲛带tag。


 @睡魔 摸了个条漫送给魔魔Σ(ノ°▽°)ノ文章链接在这边:于那野花绽开的冰原上 1 走过路过的朋友,鲛带了解一下呗_(:△」∠)_


干柿鬼鲛曾经也问过这个名为“宇智波斑”的少年为何要集中精力在雾忍村,甚至不惜每天花了十多个小时独自钻研忍术历史和历代水影留下的手札,务求在操控枸橘矢仓时伪装得滴水不漏,能为了雾忍村而作出这样的行动的他到底在执着什么。

 

“嗯,大概是因为我憎恨这村子吧。恨不得把全部人都杀死以泄心头之恨。”

 

“那是我作为亡灵归来后唯一必须要做到的事。”

 

少年难得的露出微笑,然而望向天上月光的眼神却是空洞而寂寞的。


断肢土请注意避雷。

 

重温土的几场战斗,发现他多数是右半身受伤啊。大概是觉得白绝体的替换要多少有多少才这么无所谓吧,战斗中自己进攻的时候也一定要实体化,所以习惯了用右半身承受对方攻击。(其实我就是想画画后腰的飞雷神印记^q^)

 

是粉就更要虐虐他_(:3」∠)_(我是真粉)。P3大概是这样的脑洞:大蛇丸通过对木遁的研究研制出了抑制柱间细胞的毒,因为是试做的欠缺品所以就随便混在别的毒里卖给了某个叛忍组织,这个叛忍组织后来跟土对战时用了毒。土平时因为柱间细胞对毒免疫所以没怎么在意,谁知毒效发作整个右半边身体不成形地不断滴落,整个人变回被岩石压碎半身的状态。然而比起接口一阵接一阵的疼痛和带着血味的呼吸,让他更加诅咒这个世界的是不知多少年都没有经历过的饥饿感。因为柱间细胞的加持一直不吃不喝也不成问题,所以现在剩下一半的肠胃叫嚣着开始重新工作,他还捂着肚子思考了很久才回想起来这是所谓的“饥饿感”。在神威空间等到稍微适应一点疼痛之后(神威空间真是他唯一安全的避风港啊)回到雾隐,想着固体食物大概无法消化就叫人做了粥,喝下去之后因为肠胃实在是太久没活动过又全部吐了出来。没办法只好切除整个右半身,在濒死状态下自己一点点接回去,结果又体会了一次跟十三岁的时候一样的排斥反应。等伤好了之后一怒之下端了大蛇丸十几个老巢。

 

哎哟说得我自己都觉得好痛orz

 

以前看到过些评论说带土没了柱间细胞和神威就什么都不是。我想说的是柱间细胞和神威,前者是他牺牲自己保护队友后得到的,如果你没有他那样舍己为人的勇气就请不要妄加评论。后者是他目睹生命中唯一的光明的死亡换来的,如果让他自己选择,他宁愿一辈子不开眼就这么做个平凡的吊车尾,也不希望那个女孩就此凋落吧。

 

神威空间真是好啊,绝对的私人空间没有人能进来,与外界没有任何交集不用担心敌人突然来犯。土如果受伤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失态也能躲进来安心养伤,神威空间绝对不会背叛他。(直到某一天某个白毛也觉醒了连通这里的钥匙)


随便摸摸鱼

 

宇智波一族通灵师PARO。宇智波分家的孤儿带土在十二岁的灵兽召唤仪式上意外地与十尾签订了契约(大概是十尾因为前世的因缘对带土感到特别亲切)。

 

 

 

 

 

 

我觉得我胡扯的能力越来越厉害了,画图的时候根本没想这么多就是想画画十尾而已OTZ


在决定放手雾隐的前一天晚上,处理好所有剩余事务,抹掉所有可能指向他自己的蛛丝马迹,还剩不少时间,他便开神威独自一人来到水之国境内一个偏僻的小渔村。这个地方离雾隐村甚是遥远,旅馆的主人连忍者都没见过,更不用说时常居于幕后的“水影亲信”了,只当他是一般的旅人,还热情地送上酒水和自家的烤鱼。他也乐得清闲,索性连面具也不戴,就着月色看着人间灯火。

 

上一次进食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味蕾现在连咸味和甜味都分不太清楚,普通人家的烤鱼和作为水影特使在别国晚宴上吃到的山珍海味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看着在院子里嬉笑打闹的孩子们,他不禁回想起那个温柔的褐发女孩和高傲的银发天才。如果他们三个人都能远离战火平安长大,是不是也能笑得这么开心?女孩救死扶伤,男孩驰骋战场闻名忍界。但是那个会在身边陪伴他鼓励他的女孩已经变成了墓碑上冰冷的名字,因为这个要求忍者舍弃感情奉献自我的忍者制度。不过很快他们就能在真实的世界里再次见面。现在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剧本走,在把月亮染红之前他是不会停下脚步的。

 

现在的他,不是宇智波斑,不是水影亲信鸢,暂时放下已经计划好的未来的布局,他又拾起很久以前的名字,做回宇智波带土。

 

 

 

非常不负责任的脑洞。大概是想表达他的“孤独”吧。十三岁在官方记录上战死,戴上面具披上“宇智波斑”的伪装作为叛忍组织的幕后老大游走在世界的黑暗中。十五岁一个人全灭三代火影直属暗部操控九尾袭击木叶。之后又用幻术控制完美人柱力四代目水影插手雾隐内政。在万花筒开眼的那个夜晚,所有原来的“宇智波带土”所拥有的东西,哭包吊车尾什么的都在那一晚被舍弃掉了,“宇智波带土”披上别人的伪装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因为要隐藏真名面容和实力,因为戴着伪装,他几乎干正事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他会不会时不时想起自己原来的名字?即使想起来,身边的人认识的也只是“阿飞”“宇智波斑”,能分享“宇智波带土”所拥有的回忆的朋友都不在了,自己身边可以信赖可以托付的同伴也一个都没有了。黑白绝是斑的手下肯定心怀鬼胎需要提防,晓的人也各自有不同的目标不能放松警惕,这个世上能信任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或许卡卡西还能帮忙除掉心脏上的符咒),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走了十八年。

 

琳死的那天雾隐的暗部和暴走土交手之前说过“不要小看我们血雾之村”,说明在带土插手之前雾隐的内政就已经一片混乱了。官方没有明确说过带土控制了矢仓多久,不过鼬刚刚加入晓和枇杷十藏组队的时候矢仓还在位,而且在五代目水影执政期间“血雾之村”还一直是上一代人的梦魇,这两点都说明带土在雾隐的时间不短。以他那个时候心狠手辣的心性,雾隐是杀了琳的罪魁祸首,不整你个十几年搞得天翻地覆是不会罢休的。但是阵之书上说青是在三战与日向一族交战得到白眼的,那么在三战就已经得到的白眼,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才发现矢仓的异常?所以我认为带土是故意让青看破幻术操控的。大概是晓那边要开始行动雾隐就变得不重要了,或者是单纯地报复够了玩厌了,拍拍屁股走人了雾隐还给你们吧的感觉。带土怎么会不知道白眼是个大患,如果他不想暴露除掉青就好了,神威一去一回用来刺杀再适合不过。所以我觉得带土留着白眼大概是等时机成熟就抛掉矢仓这个弃子,让雾隐回到他们自己人手中。

 

 

 

一直很想看岸本写水影鸢的故事,晓秘传要出的时候也期待了很久结果土就那么点戏份,明明水影时期有那么多东西可以挖掘。

 

(小小声)有没有人来跟我聊聊水影鸢?_(:3」∠)_


“好久不见,鬼鲛。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宇智波带土,以后请多指教。欢迎来到没有虚假的世界。”

 

棺木外青色皮肤,背后燃烧着火苗的人对他如此说道,并伸出了手。

 

 

 

月之眼成功,带土秽土转生了鬼鲛,两人成为漆黑的夜晚唯二的守夜人。在这样的世界里两个人都能没有任何隐瞒地敞开心扉成为好朋友吧。带土也能放下“宇智波斑”的伪装,以“宇智波带土”的身份重新面对鬼鲛。

 

土啊他可是答应了鬼鲛的,要给他一个容身之地,要带他去没有谎言的世界,可惜战前鬼鲛为了守住己方情报而死。晓里面谁心怀鬼胎谁认真做事,带土作为幕后人应该看得很清楚。我觉得他是那种会对“划进自己保护圈里的人”好的类型,而且是那种极端的你对我好我还你十倍的恩情其他人倒是怎样都无所谓。这是他骨子里偏执的温柔,哪怕是在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鸢时期也一样。所以他作为上司会好好地保护忠心的部下(单手档刀那里帅我一脸血,明明上一格还翘着右腿坐在桌子上),对鬼鲛的承诺也是真心的。对于唯一支持他忠于他的鬼鲛,带土作为回报履行他的承诺,于是便有了“新世界的神和他的使徒”这样的脑洞(哇好中二orz)。

 

 

 

P2土在用求道玉捏鲨鱼。对我就是这么无聊。

 

走过路过的朋友,鲛带了解一下?

“以上就是木叶方面的提议,在座的诸位有任何异议吗?”

 

以前那个五影会谈脑洞的后续。五代目火影宇智波带土,护卫卡卡西加止水。不服来辩不服来战你们都没有胜算之木叶代表团。

 

托腮的姿势参考P2。坐在窗台问鸣人要不要聊天的时候作为一个大BOSS真是可爱得过分了。


“宇智波带土从神无毘桥之战生还后回村加入暗部,性格还是和以前一样阳光开朗,乐于助人。无论是以前就认识的同期,还是暗部的前辈,甚至是以前瞧不起他嘲笑过他,现在因为他实力强大转而巴结讨好他的人,都相处融洽。旁人没有发现任何不妥。我想只有我一个人发现了……有时候,他看向敌人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大概是他忘记戴上‘伪装’——好像看着的并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无关紧要的接下来要被自己屠杀的肉团……他的眼睛里藏着黑暗,我觉得那是会吞没自己却带来光明的黑暗……我不知道这样的转变是好是坏……至少对‘木叶’而言,我们有了一个强大的战力使得我们在以后的任何谈判中都占有优势。今后我也会继续观察报告。”

 

报告人:旗木卡卡西

  

接上一篇。回村却还是戴上“面具”的黑化土。神威空间里嗜血好战的土真是难以忘怀,就有了“如果带土把报社的狠劲用在守护木叶上”的脑洞。

 

 

 

 

 

有一次做的时候卡卡西趁着带土高//潮完精神有些恍惚就对他进行爱的教育,不要不把人命不当一回事之类的,其实潜台词是想让他更加珍惜自己不要每天一身伤地回来。

 

结果带土会错意以为卡卡西要自己对敌人手下留情,很不爽地马上清醒过来说套情报而已留半条命怎样都够了吧,垃圾的处理方式什么的怎样都好吧犯得着对我说教吗。然后很生气地把自己关进神威空间,留下一个还没射的卡卡西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