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aans

叫我蛋白好了(๑´ω`๑)

“不,这件事我没跟他说过,因为跟他没有关系,这是我的事。”楚子航低声说,“我只是要他送我去学剑道。我用了三年的时间,拿到了黑带,在那之前没人相信一个小学生能做到。但我必须在三年内拿到,因为如果超过了三年我就毕业了,我不知道会去哪个中学,我就不能揍他了。”

“喔!”路明非赞叹。

“我在毕业典礼之前约他打架,他每次冲我飞腿的时候我就用竹剑打在他膝盖上,三年里我每次练习都对着空气练习这种击打。我想他的腿怎么踢来,我怎么击打。他每次爬起来都不敢相信,说你怎么可能老打中?”楚子航的声音有些嘶哑,“我不回答,我当然可以每次打中!因为我练了一万次!”

 

老贼你还记得自己写过的东西吗?即使没有黄金瞳也不会君焰,他仍然是头会暴起攻击入侵者的狮子。与血统无关,他骨子里就是个骄傲的人啊。现在这只洗澡洗很久头发吹不干的奶狗是谁啊??别说给妈妈热牛奶了,怕不是每天都要妈妈热好牛奶给他端过去吧??最新一章师兄拿起了蜘蛛切终于有点原来杀胚的样子了,但是看看隔壁中东人还在活蹦乱跳的样子,估计离恢复原来的身份还有很久……

 

关于阿巴斯我并不觉得他只是一个无辜的替代品,最近几次他和恺撒的对话都有带节奏的嫌疑,总是想方设法给自己加戏,特别是茴香酒的这段。又是伊斯坦布尔又是茴香酒,恺撒你不记得自己的宿敌茴香酒的味道倒是记得很清楚嘛(冷漠.jpg)。还有恺撒最近的发言好像少了龙三里那种骚包和不羁的味道,或许是当上了家主变成熟了,但我更倾向于“说话对象不是楚子航”这个理由。龙三这段原文我真的非常喜欢:

 

在达成临时性和解之后,学生会主席和狮心会会长发现彼此之间聊天很有同步率。作为骚包的意大利人,恺撒的话题和逻辑总是很跳跃,而楚子航总能精确地捕捉到他的各个逻辑点,跳跃式地进行回答,全无遗漏。恺撒就像一只骚情的青蛙那样在不同的荷叶之间蹦来蹦去,只有楚子航总能迅速地判断他下一步将跳向何方,并且迅速跟上。

但外人听他们的对话会觉得他们是两只发癫的青蛙,以高得惊人的同步率在荷叶之间跳跃,同起同落。

 

我真的很期待恺撒通过身边一些习惯细节的不对劲(比如身后没有一只紧跟自己的青蛙)从而自己破解修改因果线的言灵,不仅仅因为恺楚CP脑,更因为他是恺撒·加图索。


评论(1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