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aans

叫我蛋白好了(๑´ω`๑)

断肢土请注意避雷。

 

重温土的几场战斗,发现他多数是右半身受伤啊。大概是觉得白绝体的替换要多少有多少才这么无所谓吧,战斗中自己进攻的时候也一定要实体化,所以习惯了用右半身承受对方攻击。(其实我就是想画画后腰的飞雷神印记^q^)

 

是粉就更要虐虐他_(:3」∠)_(我是真粉)。P3大概是这样的脑洞:大蛇丸通过对木遁的研究研制出了抑制柱间细胞的毒,因为是试做的欠缺品所以就随便混在别的毒里卖给了某个叛忍组织,这个叛忍组织后来跟土对战时用了毒。土平时因为柱间细胞对毒免疫所以没怎么在意,谁知毒效发作整个右半边身体不成形地不断滴落,整个人变回被岩石压碎半身的状态。然而比起接口一阵接一阵的疼痛和带着血味的呼吸,让他更加诅咒这个世界的是不知多少年都没有经历过的饥饿感。因为柱间细胞的加持一直不吃不喝也不成问题,所以现在剩下一半的肠胃叫嚣着开始重新工作,他还捂着肚子思考了很久才回想起来这是所谓的“饥饿感”。在神威空间等到稍微适应一点疼痛之后(神威空间真是他唯一安全的避风港啊)回到雾隐,想着固体食物大概无法消化就叫人做了粥,喝下去之后因为肠胃实在是太久没活动过又全部吐了出来。没办法只好切除整个右半身,在濒死状态下自己一点点接回去,结果又体会了一次跟十三岁的时候一样的排斥反应。等伤好了之后一怒之下端了大蛇丸十几个老巢。

 

哎哟说得我自己都觉得好痛orz

 

以前看到过些评论说带土没了柱间细胞和神威就什么都不是。我想说的是柱间细胞和神威,前者是他牺牲自己保护队友后得到的,如果你没有他那样舍己为人的勇气就请不要妄加评论。后者是他目睹生命中唯一的光明的死亡换来的,如果让他自己选择,他宁愿一辈子不开眼就这么做个平凡的吊车尾,也不希望那个女孩就此凋落吧。

 

神威空间真是好啊,绝对的私人空间没有人能进来,与外界没有任何交集不用担心敌人突然来犯。土如果受伤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失态也能躲进来安心养伤,神威空间绝对不会背叛他。(直到某一天某个白毛也觉醒了连通这里的钥匙)


评论(2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