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aans

叫我蛋白好了(๑´ω`๑)

在决定放手雾隐的前一天晚上,处理好所有剩余事务,抹掉所有可能指向他自己的蛛丝马迹,还剩不少时间,他便开神威独自一人来到水之国境内一个偏僻的小渔村。这个地方离雾隐村甚是遥远,旅馆的主人连忍者都没见过,更不用说时常居于幕后的“水影亲信”了,只当他是一般的旅人,还热情地送上酒水和自家的烤鱼。他也乐得清闲,索性连面具也不戴,就着月色看着人间灯火。

 

上一次进食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味蕾现在连咸味和甜味都分不太清楚,普通人家的烤鱼和作为水影特使在别国晚宴上吃到的山珍海味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看着在院子里嬉笑打闹的孩子们,他不禁回想起那个温柔的褐发女孩和高傲的银发天才。如果他们三个人都能远离战火平安长大,是不是也能笑得这么开心?女孩救死扶伤,男孩驰骋战场闻名忍界。但是那个会在身边陪伴他鼓励他的女孩已经变成了墓碑上冰冷的名字,因为这个要求忍者舍弃感情奉献自我的忍者制度。不过很快他们就能在真实的世界里再次见面。现在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剧本走,在把月亮染红之前他是不会停下脚步的。

 

现在的他,不是宇智波斑,不是水影亲信鸢,暂时放下已经计划好的未来的布局,他又拾起很久以前的名字,做回宇智波带土。

 

 

 

非常不负责任的脑洞。大概是想表达他的“孤独”吧。十三岁在官方记录上战死,戴上面具披上“宇智波斑”的伪装作为叛忍组织的幕后老大游走在世界的黑暗中。十五岁一个人全灭三代火影直属暗部操控九尾袭击木叶。之后又用幻术控制完美人柱力四代目水影插手雾隐内政。在万花筒开眼的那个夜晚,所有原来的“宇智波带土”所拥有的东西,哭包吊车尾什么的都在那一晚被舍弃掉了,“宇智波带土”披上别人的伪装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因为要隐藏真名面容和实力,因为戴着伪装,他几乎干正事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他会不会时不时想起自己原来的名字?即使想起来,身边的人认识的也只是“阿飞”“宇智波斑”,能分享“宇智波带土”所拥有的回忆的朋友都不在了,自己身边可以信赖可以托付的同伴也一个都没有了。黑白绝是斑的手下肯定心怀鬼胎需要提防,晓的人也各自有不同的目标不能放松警惕,这个世上能信任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或许卡卡西还能帮忙除掉心脏上的符咒),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走了十八年。

 

琳死的那天雾隐的暗部和暴走土交手之前说过“不要小看我们血雾之村”,说明在带土插手之前雾隐的内政就已经一片混乱了。官方没有明确说过带土控制了矢仓多久,不过鼬刚刚加入晓和枇杷十藏组队的时候矢仓还在位,而且在五代目水影执政期间“血雾之村”还一直是上一代人的梦魇,这两点都说明带土在雾隐的时间不短。以他那个时候心狠手辣的心性,雾隐是杀了琳的罪魁祸首,不整你个十几年搞得天翻地覆是不会罢休的。但是阵之书上说青是在三战与日向一族交战得到白眼的,那么在三战就已经得到的白眼,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才发现矢仓的异常?所以我认为带土是故意让青看破幻术操控的。大概是晓那边要开始行动雾隐就变得不重要了,或者是单纯地报复够了玩厌了,拍拍屁股走人了雾隐还给你们吧的感觉。带土怎么会不知道白眼是个大患,如果他不想暴露除掉青就好了,神威一去一回用来刺杀再适合不过。所以我觉得带土留着白眼大概是等时机成熟就抛掉矢仓这个弃子,让雾隐回到他们自己人手中。

 

 

 

一直很想看岸本写水影鸢的故事,晓秘传要出的时候也期待了很久结果土就那么点戏份,明明水影时期有那么多东西可以挖掘。

 

(小小声)有没有人来跟我聊聊水影鸢?_(:3」∠)_


那啥,我是真的很想理性地讨论一下,他为什么要坐在桌子上?


为什么不能像一般的黑道大佬谈判一样面对面坐呢?佐助对面不是正好有一张空的椅子吗?这样才更有严肃感不是吗?


还是右腿放上来左腿垂下去的那种看上去那么不正经的坐姿,你说他有没有点正在发展珍贵的新成员的意识?看到堂堂组织老大这么随便,新成员做事也会马马虎虎的好吗?(之后只给他抓了一只章鱼腿回来,这里面有一半要怪老大平时作风随意不顾形象)


是不是有一部分“阿飞”的性格还在,所以这个本意上要显得自己游刃有余胸有成竹的姿势我也能看出少女的感觉?


还有他是怎么用基本是白绝体的右臂挡下那一刀的?他那条右臂后来被他自己捏断了吧?软绵绵的白绝体是怎么挡下锋利的刀刃的?难道是把手臂的一部分转移到神威空间的长方体旁边,所以水月实际上是砍在了那些水泥块上?


 


 


为什么他作为恐怖组织的老大可以这么可爱???


“喂鬼鲛,今天和木叶高中的交流赛,男子在1号场,女子在2号场对吧?可是为什么女生都跑去那边为2号场加油了?我们雾隐七人众不要面子吗?”

 

“西瓜山队长您不知道吗?木叶高中女子排球队的主将二传和王牌主攻是很有人气的(CP),我们雾隐高中也有不少人是她们的粉丝呢。”

 

“不是吧??为了能在声援上胜过对面男队的猿飞阿斯玛队长,我今天可是好好修整过的。没想到竟然会输给两个女生???”

 

 

 

旗木案山子,木叶高中女子排球队主将兼二传手。表面上是个安静守序的三好学生,其实内心是工口大姐姐。未成年但是会在光天化日下读18禁读物,还不包书皮那种。

 

宇智波鸢,木叶高中女子排球队王牌主攻手。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女其实很热心经常帮助别人。

 

“鸢就是热心过头了对别人没什么防备呢,不过没关系我会好好保护她的。”

看着远处和带来慰问品的粉丝聊得正欢的鸢,案山子有时会这样自言自语。

 

“不不不您对王牌主攻手的力量有什么误解??街边小混混一手一个好吗??再说您就是最危险的那个啊每天都对人家揩油吃豆腐……”

在心里这样想但是不敢说出口的队员们,在心里默默为王牌主攻手点烛。

 

 

 

对不起还是我在放飞自我。基友说我之前的脑洞怎么都这么黑暗,就试试画小姐姐,结果画上瘾了。手和脑子都长在我身上可我就是管不住它们。

 



以及P2案山子的右手其实在摸鸢的屁股//////


“好久不见,鬼鲛。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宇智波带土,以后请多指教。欢迎来到没有虚假的世界。”

 

棺木外青色皮肤,背后燃烧着火苗的人对他如此说道,并伸出了手。

 

 

 

月之眼成功,带土秽土转生了鬼鲛,两人成为漆黑的夜晚唯二的守夜人。在这样的世界里两个人都能没有任何隐瞒地敞开心扉成为好朋友吧。带土也能放下“宇智波斑”的伪装,以“宇智波带土”的身份重新面对鬼鲛。

 

土啊他可是答应了鬼鲛的,要给他一个容身之地,要带他去没有谎言的世界,可惜战前鬼鲛为了守住己方情报而死。晓里面谁心怀鬼胎谁认真做事,带土作为幕后人应该看得很清楚。我觉得他是那种会对“划进自己保护圈里的人”好的类型,而且是那种极端的你对我好我还你十倍的恩情其他人倒是怎样都无所谓。这是他骨子里偏执的温柔,哪怕是在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鸢时期也一样。所以他作为上司会好好地保护忠心的部下(单手档刀那里帅我一脸血,明明上一格还翘着右腿坐在桌子上),对鬼鲛的承诺也是真心的。对于唯一支持他忠于他的鬼鲛,带土作为回报履行他的承诺,于是便有了“新世界的神和他的使徒”这样的脑洞(哇好中二orz)。

 

 

 

P2土在用求道玉捏鲨鱼。对我就是这么无聊。

 

走过路过的朋友,鲛带了解一下?

“以上就是木叶方面的提议,在座的诸位有任何异议吗?”

 

以前那个五影会谈脑洞的后续。五代目火影宇智波带土,护卫卡卡西加止水。不服来辩不服来战你们都没有胜算之木叶代表团。

 

托腮的姿势参考P2。坐在窗台问鸣人要不要聊天的时候作为一个大BOSS真是可爱得过分了。



卡(35)x穿越过来的鸢(18)

 

 “诶诶这位小姐有话我们坐下来好好说请先不要联系警卫队……他成年了真的成年了,只是他们这个家族基因显幼……六代目不可能带头犯罪您说是不是?”

  

鸢他其实有察觉到卡卡西的接近,不过因为是卡卡西所以放松了警惕。这个年龄的鸢忍术心智都已经很成熟了,传销忽悠样样精通,只不过那方面经验不足还分辨不出流氓的气息。

 

 


火影完结之后我最喜欢的土其实是回村土,经历了这么多绝望和孤独就只想他能好好地在谁的陪伴下过一辈子。直到看了巷狗太太的《他不乖》(太太第一次发文的时候是这个名字,后来改成不药而愈),受到了会心一击,水影时期的长发鸢就荣登榜首了。真是爱死他这个时候心狠手辣之下隐藏的那么一点点温柔了。


“宇智波带土从神无毘桥之战生还后回村加入暗部,性格还是和以前一样阳光开朗,乐于助人。无论是以前就认识的同期,还是暗部的前辈,甚至是以前瞧不起他嘲笑过他,现在因为他实力强大转而巴结讨好他的人,都相处融洽。旁人没有发现任何不妥。我想只有我一个人发现了……有时候,他看向敌人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大概是他忘记戴上‘伪装’——好像看着的并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无关紧要的接下来要被自己屠杀的肉团……他的眼睛里藏着黑暗,我觉得那是会吞没自己却带来光明的黑暗……我不知道这样的转变是好是坏……至少对‘木叶’而言,我们有了一个强大的战力使得我们在以后的任何谈判中都占有优势。今后我也会继续观察报告。”

 

报告人:旗木卡卡西

  

接上一篇。回村却还是戴上“面具”的黑化土。神威空间里嗜血好战的土真是难以忘怀,就有了“如果带土把报社的狠劲用在守护木叶上”的脑洞。

 

 

 

 

 

有一次做的时候卡卡西趁着带土高//潮完精神有些恍惚就对他进行爱的教育,不要不把人命不当一回事之类的,其实潜台词是想让他更加珍惜自己不要每天一身伤地回来。

 

结果带土会错意以为卡卡西要自己对敌人手下留情,很不爽地马上清醒过来说套情报而已留半条命怎样都够了吧,垃圾的处理方式什么的怎样都好吧犯得着对我说教吗。然后很生气地把自己关进神威空间,留下一个还没射的卡卡西在原地。


“什么啊现在才发现吗,我都旁听这么久了。不过算了……从刚才听到的内容来看,都不用抓回木叶审问了。就在这里,全员死刑。”

 

 

一个黑化回村土的脑洞。


黑化并不是回木叶做斑的间谍那种。他现在既不相信月之眼,也不满足于这个腐朽的忍者制度,要通过什么手段来改变这个世界也还没想好。只是琳献出生命保护了这个村子,那么自己也要继承琳的意志,为了保护村子在所不惜,无论怎样肮脏的任务都会做。同伴也会好好守护,但那只是基于“同伴是木叶的附属品”的想法,并不是真心。如果遇到木叶和同伴只能选其一的情况,会毫不犹豫舍弃同伴(只是现在这种情况还没有出现,他这个级别的忍者出的几乎都是单人任务)。

 

简单地说就是“木叶”这个象征获得了“琳”在他心里同等的位置。

 

加入暗部,对敌人毫不手软甚至是毫无人性,木遁锁链火遁幻术神威怎么顺手怎么来。因为神威的能力没有他拿不到的情报也没有他杀不了的人,任务高效率完成且从未失手,木叶高层和宇智波双方都想争取的人物。他本人并没有做“棋子”的打算,也对“火影”这个儿时的梦想有了新的认识:对“火影”而言,保护木叶是本职,同时这也意味着政//治上的明争暗斗,各个方面的权衡利弊,因此绝不仅仅是实力上的强大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的。现在靠任务打下基础积累名声和人脉,以后更进一步获得改变腐朽制度的权力,总有一天还会改变这个世界。

 

因为有柱间细胞对自己身体情况毫不在意,战斗中为了更快捕获敌人获取情报即使自己受伤也无所谓。觉得木叶的外患还未排除,秉承琳的意志每天连续做高级任务,满身伤回家倒头就睡,第二天伤好了又投入到高强度任务中。

 

以及看着这样的带土很心疼于是每晚都进行爱♂的♂教♂育的卡卡西。

“……”

 

“哦呀,竟然来得这么快。虽然原本也没指望他们能信守盟约,但是在国境线上动手,还真是沉不住气呢。水影大人请退后,杂鱼就由我来对付吧。”

 

“啊啊,交给你了。”

 

出使雪之国完毕,在回雾隐路上感知到雪之国暗部埋伏的两人。

 

 

 

十八年报社生涯,跟鬼鲛独处的时候可以说是土最能放下心中戒备的时候吧。“能把后背放心地交给这个人”的这种想法,对于一个隐藏真名和面容行走在世界暗处的人来说是多么奢侈。 

纵观火影鬼鲛可以说是带土最信任的人了。刚见面真面目就给你看,真实计划说给你听。十尾人柱力土在精神空间回头看身后的时候,我觉得鬼鲛是完全有资格站在那里的。作为唯一一个知道月之眼真相还一直追随带土的人,鬼鲛为了守护带土的情报而死,死的时候还想着两人共同的梦想,强大忠诚又温柔体贴,啊想嫁……

 

 

 

所以走过路过的朋友,鲛带了解一下?


就想欺负一下卡老师。非常想要卡老师手机里拍的相片。




那天突然想傻白甜地串一串两条世界线来个双带土,就脑出了这个。

啊还有吃的是红豆糕,看不出来是我的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