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aans

叫我蛋白好了(๑´ω`๑)

“不是叫你不要跟过来吗,队长大人?还是高层那些老不死要你时时刻刻监视我这个危险分子?”

“我只是以宇智波带土的队友的名义来的,与那些人的立场无关。现在感觉怎样?还疼吗?”

“这种程度跟那时差得远了,根本不算什么。只是……肩膀,再让我靠一下……”

 

 

以前那个黑化回村土的背景,刚完成任务消耗过大土感觉柱间细胞抑制不住,就找借口离开队伍试图抑制木遁暴走,失败。

你说我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喜欢画战损呢??

两个多月前鲁鲁修剧场版来我们这边上映,跟基友一起去看了之后感想一是机战在电影院的大屏幕上看就是爽,二是土啊你当时一个瞳术就做了雾隐的主人,简简单单地坐上了那么多前辈流汗流血才摸得到的那个位子,你就不能带着你的兵牵着你的尾兽征服一下世界顺便把世界改成你想要的模样吗?你就非要大家一起做梦吗??

 

还是水影堍。鲛带两个共犯一起搞事的脑洞。私设如山没得考据我也很绝望哇(私设链接,请先看看这个)。我这个脑子也只能想出来这点程度的计谋了但是我画得很开心。

 

其实也没多少CP要素,但是鬼鲛全篇都一副“整个雾隐上上下下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真相我就看着你们作死”的自豪脸,所以请让我继续安利鲛带tag。


这篇的设定

私设如山我也没办法。无论是原作还是公式书,关于这个时期的描写都太少了。我也想严谨一点,但是岸本时间线也不给我连带土几岁去的雾隐村在那里多久也不知道。我会尽我所能把设定联系上原作的寥寥几笔,尽量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1. 党//////争是有的吧。看木叶那一滩浑水就知道,为了避免影及其派//系一家独大,保守派、倚老卖老的年长者也应该是有的。阵之书上说雾隐除了水影还有一位长老与水影持有同等的权力(漫画454话中给照美冥递水影斗笠的那个老头),村子里最重要的事情也会征求他的意见。不过看他走路颤颤巍巍说话也说不好的样子,估计他自己是很难参//政,但是属下亲信肯定还是有说话权的。雾隐是实力最强者为水影,因此为了避免年轻的水影没有经验,各种名为辅佐实为监视的妖魔鬼怪也应该是有的。所以这里私设雾隐有贵族且贵族可以参//政。

  2. 土对党//////争的态度。土在处理西瓜山河豚鬼私通敌人这件事上的态度是非常有趣的。他一早就知道了,但是他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动作,只是等着别人来下手,顺便收服一下这个下手的人。毕竟他不是雾隐的人,没有必要处处为雾隐着想。你挣个你死我活他还乐享其成收收渔翁之利,但如果你挡了他的道,那就一定会被清除。

  3. 私设鸢是水影亲信居于幕后,但平时为了方便操控也会和矢仓一起出现在会议上。

  4. 水之国大名对雾隐村的态度。从漫画488话可以看出,水之国大名对自己村忍者是不信任且非常忌惮的。这里面说不定也有带土的原因,所以私设土土某天突然现身在大名寝室跟人家喝了个茶谈了个“生意”,给人家留下了心理阴影。

  5. 我TM一直很想给土土拍一个成长纪录片。他开眼之前是个热血的小傻瓜,会中简陋的陷阱贤值只有二。在地洞里斑也只传授了忍术吧,斑他自己也不是什么耍政//治的好手,不然当年也不会和宇智波一族不和被迫离开。所以土来到雾隐,操控完美人柱力的实力是有了,心智肯定还是不成熟的。以前在木叶应该没有接触过政策文书类的工作,就算有政//治课也进不去他那个中忍考试笔试全靠队友小抄的脑子。控制水影大小决策应该都要带土一个人过手吧,有旁人在的话太容易暴露,所以刚开始无论是处理政务还是权衡利弊勾心斗角都是从零学起。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都很强调他“学习”的过程。这篇的土就是处在一个成长的阶段。他可以蹲在神威里监视有可疑动作的人,找到证据后清除他们,但还没有学会如何预测,如何看破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关系,如何从一个人挖出隐藏的一整串,如何把阴谋都掐死在摇篮里。学习成长之后他可以慢慢地排除异己,建立自己的党///////羽,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6. 在这个学习过程里神威真是最好的助攻。纵观火影我觉得没有任何其他的术比神威更适合搜集情报和暗杀。五影大会土影尘遁了佐助之后,雷影赶过来说你为什么插手他是我要干掉的目标,这时鸢总就从神威里现身接着话尾说你还有机会别大吵大闹的。这说明身在神威之中,不用实体化现身,没有任何感知忍者能感知得到,却能听到外界的谈话。这是什么鬼bug能力??随时随地旁听各忍村高//////层会议,决策情报想拿多少拿多少啊!!还可以随便进出各种有结界封印的档案室,翻阅各种机密资料。所以这里私设土为了掌控雾隐村的情报流通,会时时蹲在神威空间里监视可疑目标。

  7. 雾隐和砂隐是有过战争的,四战那个被秽土转生的灼遁忍者帕库拉就是为了停战而被砂隐上层送去雾隐的牺牲品(动画505话)。帕库拉是知道血雾的,当时是四代风影在位时期时间上也没问题,所以这里私设带土也有参与这件事。

  8. 人文地理都是我瞎编的不要信。


 @睡魔 摸了个条漫送给魔魔Σ(ノ°▽°)ノ文章链接在这边:于那野花绽开的冰原上 1 走过路过的朋友,鲛带了解一下呗_(:△」∠)_


干柿鬼鲛曾经也问过这个名为“宇智波斑”的少年为何要集中精力在雾忍村,甚至不惜每天花了十多个小时独自钻研忍术历史和历代水影留下的手札,务求在操控枸橘矢仓时伪装得滴水不漏,能为了雾忍村而作出这样的行动的他到底在执着什么。

 

“嗯,大概是因为我憎恨这村子吧。恨不得把全部人都杀死以泄心头之恨。”

 

“那是我作为亡灵归来后唯一必须要做到的事。”

 

少年难得的露出微笑,然而望向天上月光的眼神却是空洞而寂寞的。


刚起床+男友衫。啊人生圆满了(躺平)

 

是以前那个性转土的系列,开始同居了快夸夸卡老师的手速。

 

卡老师那张是ED「欲望を叫べ!!!!」 的截图,挺适合做表情包的(是粉)

 

还有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形态的十尾啊^q^


断肢土请注意避雷。

 

重温土的几场战斗,发现他多数是右半身受伤啊。大概是觉得白绝体的替换要多少有多少才这么无所谓吧,战斗中自己进攻的时候也一定要实体化,所以习惯了用右半身承受对方攻击。(其实我就是想画画后腰的飞雷神印记^q^)

 

是粉就更要虐虐他_(:3」∠)_(我是真粉)。P3大概是这样的脑洞:大蛇丸通过对木遁的研究研制出了抑制柱间细胞的毒,因为是试做的欠缺品所以就随便混在别的毒里卖给了某个叛忍组织,这个叛忍组织后来跟土对战时用了毒。土平时因为柱间细胞对毒免疫所以没怎么在意,谁知毒效发作整个右半边身体不成形地不断滴落,整个人变回被岩石压碎半身的状态。然而比起接口一阵接一阵的疼痛和带着血味的呼吸,让他更加诅咒这个世界的是不知多少年都没有经历过的饥饿感。因为柱间细胞的加持一直不吃不喝也不成问题,所以现在剩下一半的肠胃叫嚣着开始重新工作,他还捂着肚子思考了很久才回想起来这是所谓的“饥饿感”。在神威空间等到稍微适应一点疼痛之后(神威空间真是他唯一安全的避风港啊)回到雾隐,想着固体食物大概无法消化就叫人做了粥,喝下去之后因为肠胃实在是太久没活动过又全部吐了出来。没办法只好切除整个右半身,在濒死状态下自己一点点接回去,结果又体会了一次跟十三岁的时候一样的排斥反应。等伤好了之后一怒之下端了大蛇丸十几个老巢。

 

哎哟说得我自己都觉得好痛orz

 

以前看到过些评论说带土没了柱间细胞和神威就什么都不是。我想说的是柱间细胞和神威,前者是他牺牲自己保护队友后得到的,如果你没有他那样舍己为人的勇气就请不要妄加评论。后者是他目睹生命中唯一的光明的死亡换来的,如果让他自己选择,他宁愿一辈子不开眼就这么做个平凡的吊车尾,也不希望那个女孩就此凋落吧。

 

神威空间真是好啊,绝对的私人空间没有人能进来,与外界没有任何交集不用担心敌人突然来犯。土如果受伤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失态也能躲进来安心养伤,神威空间绝对不会背叛他。(直到某一天某个白毛也觉醒了连通这里的钥匙)


随便摸摸鱼

 

宇智波一族通灵师PARO。宇智波分家的孤儿带土在十二岁的灵兽召唤仪式上意外地与十尾签订了契约(大概是十尾因为前世的因缘对带土感到特别亲切)。

 

 

 

 

 

 

我觉得我胡扯的能力越来越厉害了,画图的时候根本没想这么多就是想画画十尾而已OTZ


在决定放手雾隐的前一天晚上,处理好所有剩余事务,抹掉所有可能指向他自己的蛛丝马迹,还剩不少时间,他便开神威独自一人来到水之国境内一个偏僻的小渔村。这个地方离雾隐村甚是遥远,旅馆的主人连忍者都没见过,更不用说时常居于幕后的“水影亲信”了,只当他是一般的旅人,还热情地送上酒水和自家的烤鱼。他也乐得清闲,索性连面具也不戴,就着月色看着人间灯火。

 

上一次进食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味蕾现在连咸味和甜味都分不太清楚,普通人家的烤鱼和作为水影特使在别国晚宴上吃到的山珍海味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看着在院子里嬉笑打闹的孩子们,他不禁回想起那个温柔的褐发女孩和高傲的银发天才。如果他们三个人都能远离战火平安长大,是不是也能笑得这么开心?女孩救死扶伤,男孩驰骋战场闻名忍界。但是那个会在身边陪伴他鼓励他的女孩已经变成了墓碑上冰冷的名字,因为这个要求忍者舍弃感情奉献自我的忍者制度。不过很快他们就能在真实的世界里再次见面。现在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剧本走,在把月亮染红之前他是不会停下脚步的。

 

现在的他,不是宇智波斑,不是水影亲信鸢,暂时放下已经计划好的未来的布局,他又拾起很久以前的名字,做回宇智波带土。

 

 

 

非常不负责任的脑洞。大概是想表达他的“孤独”吧。十三岁在官方记录上战死,戴上面具披上“宇智波斑”的伪装作为叛忍组织的幕后老大游走在世界的黑暗中。十五岁一个人全灭三代火影直属暗部操控九尾袭击木叶。之后又用幻术控制完美人柱力四代目水影插手雾隐内政。在万花筒开眼的那个夜晚,所有原来的“宇智波带土”所拥有的东西,哭包吊车尾什么的都在那一晚被舍弃掉了,“宇智波带土”披上别人的伪装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因为要隐藏真名面容和实力,因为戴着伪装,他几乎干正事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他会不会时不时想起自己原来的名字?即使想起来,身边的人认识的也只是“阿飞”“宇智波斑”,能分享“宇智波带土”所拥有的回忆的朋友都不在了,自己身边可以信赖可以托付的同伴也一个都没有了。黑白绝是斑的手下肯定心怀鬼胎需要提防,晓的人也各自有不同的目标不能放松警惕,这个世上能信任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或许卡卡西还能帮忙除掉心脏上的符咒),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走了十八年。

 

琳死的那天雾隐的暗部和暴走土交手之前说过“不要小看我们血雾之村”,说明在带土插手之前雾隐的内政就已经一片混乱了。官方没有明确说过带土控制了矢仓多久,不过鼬刚刚加入晓和枇杷十藏组队的时候矢仓还在位,而且在五代目水影执政期间“血雾之村”还一直是上一代人的梦魇,这两点都说明带土在雾隐的时间不短。以他那个时候心狠手辣的心性,雾隐是杀了琳的罪魁祸首,不整你个十几年搞得天翻地覆是不会罢休的。但是阵之书上说青是在三战与日向一族交战得到白眼的,那么在三战就已经得到的白眼,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才发现矢仓的异常?所以我认为带土是故意让青看破幻术操控的。大概是晓那边要开始行动雾隐就变得不重要了,或者是单纯地报复够了玩厌了,拍拍屁股走人了雾隐还给你们吧的感觉。带土怎么会不知道白眼是个大患,如果他不想暴露除掉青就好了,神威一去一回用来刺杀再适合不过。所以我觉得带土留着白眼大概是等时机成熟就抛掉矢仓这个弃子,让雾隐回到他们自己人手中。

 

 

 

一直很想看岸本写水影鸢的故事,晓秘传要出的时候也期待了很久结果土就那么点戏份,明明水影时期有那么多东西可以挖掘。

 

(小小声)有没有人来跟我聊聊水影鸢?_(:3」∠)_


那啥,我是真的很想理性地讨论一下,他为什么要坐在桌子上?


为什么不能像一般的黑道大佬谈判一样面对面坐呢?佐助对面不是正好有一张空的椅子吗?这样才更有严肃感不是吗?


还是右腿放上来左腿垂下去的那种看上去那么不正经的坐姿,你说他有没有点正在发展珍贵的新成员的意识?看到堂堂组织老大这么随便,新成员做事也会马马虎虎的好吗?(之后只给他抓了一只章鱼腿回来,这里面有一半要怪老大平时作风随意不顾形象)


是不是有一部分“阿飞”的性格还在,所以这个本意上要显得自己游刃有余胸有成竹的姿势我也能看出少女的感觉?


还有他是怎么用基本是白绝体的右臂挡下那一刀的?他那条右臂后来被他自己捏断了吧?软绵绵的白绝体是怎么挡下锋利的刀刃的?难道是把手臂的一部分转移到神威空间的长方体旁边,所以水月实际上是砍在了那些水泥块上?


 


 


为什么他作为恐怖组织的老大可以这么可爱???


“喂鬼鲛,今天和木叶高中的交流赛,男子在1号场,女子在2号场对吧?可是为什么女生都跑去那边为2号场加油了?我们雾隐七人众不要面子吗?”

 

“西瓜山队长您不知道吗?木叶高中女子排球队的主将二传和王牌主攻是很有人气的(CP),我们雾隐高中也有不少人是她们的粉丝呢。”

 

“不是吧??为了能在声援上胜过对面男队的猿飞阿斯玛队长,我今天可是好好修整过的。没想到竟然会输给两个女生???”

 

 

 

旗木案山子,木叶高中女子排球队主将兼二传手。表面上是个安静守序的三好学生,其实内心是工口大姐姐。未成年但是会在光天化日下读18禁读物,还不包书皮那种。

 

宇智波鸢,木叶高中女子排球队王牌主攻手。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女其实很热心经常帮助别人。

 

“鸢就是热心过头了对别人没什么防备呢,不过没关系我会好好保护她的。”

看着远处和带来慰问品的粉丝聊得正欢的鸢,案山子有时会这样自言自语。

 

“不不不您对王牌主攻手的力量有什么误解??街边小混混一手一个好吗??再说您就是最危险的那个啊每天都对人家揩油吃豆腐……”

在心里这样想但是不敢说出口的队员们,在心里默默为王牌主攻手点烛。

 

 

 

对不起还是我在放飞自我。基友说我之前的脑洞怎么都这么黑暗,就试试画小姐姐,结果画上瘾了。手和脑子都长在我身上可我就是管不住它们。

 



以及P2案山子的右手其实在摸鸢的屁股//////